生态旅游中社区参与的有效性探析

0 Comments

  在我国社区参与生态旅游的重性被一再及,但是就目前来说社区参与生态旅游的实施效果却很难让人满意。本文针对我国社区参与生态旅游的困局进行了分析,并试图通过引入新公共服务理论,站在社区参与及有效性的角度对改善和升社区参与生态旅游效果出了建议。
  关键词生态旅游 社区参与 新公共服务理论
  一、社区参与和生态旅游
  1.社区参与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滕尼斯于1887年发表的著作《社区和社会》中首次使用了社区这一概念1,随后社区理念在不断的发展和修正中逐渐被人们所理解、接受和应用。
  由于人们对于社区建设和发展的推动力量、前进方向和利益实现等问题的思考,社区参与开始成为人们所关注的热点。
  社区参与的定义可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定义是社区参与既是政府及非营利组织介入社区发展的过程、方式和手段,更是指社区居民参与社区发展计划、项目等各类公共事务与公益活动的行为及其过程,体现了居民对社区发展责任的分担和对社区发展成果的分享。狭义上的社区参与就是指居民社区参与,即社区居民作为社区管理的主体与客体,参与社区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及活动的行为和过程2。
  2.生态旅游中的社区参与
  从生态旅游的定义中不难发现,实现社区利益是生态旅游的重特征和目标之一。依据国际常引用的生态旅游的定义生态旅游是一种到自然地区的责任旅游,它可以促进环境保育,并维护当地人民的生活福祉(国际生态旅游协会)。不难看出,生态旅游的重目标之一在于增进当地社区的发展和居民的福祉,生态旅游的发展计划中,地方社区和居民应扮演重的、积极的角色。
  社区参与则正是保障当地社区利益、驱动当地旅游可持续发展的重途径。墨菲于1985年首度把社区参与的概念引入旅游业,开始尝试从社区的角度研究和把握旅游3。社区参与旅游发展(Community Involved Tourism Development)概念的出也顺利成章。社区参与旅游发展是指把社区作为旅游发展的主体进入旅游规划、旅游开发等涉及旅游发展重大事宜的决策、执行体系中。
  二、国内的社区参与现状
  1.缺乏对于社区参与的理解
  在生态旅游景区,当地社区的主体往往是刚刚走出或还没有完全走出农田的农民,受到经济发展落后、知识水平有限的客观条件限制,再加上中国长期以来形成的宗族社会思想影响,当地社区往往民主意识淡薄,对于社区参与的理解也难以适应发展理想社区参与的求。不少居民具有较强的依赖心理和领受意识,将政策制定和实施视为政府的事、景区管理者的事,在不涉及眼前利益时较少对公共事务表达自己的意见,更不用说主动的参与到环境保护、景区的建设和发展等较为宏观且复杂的工作中。
  2.行政化的参与机制
  在我国,社区建设往往是建立在政府的强大行政推动力的基础上,表现为政府的行政规划与推动是社区建设工作者的直接动力,而且政府的行政号召、协调与监督也直接构成社区单位参与共建的基础2。这种靠行政文学作品力量来推动的方式吸引不了居民的自愿参与。在行政推动的社区参与机制中,无法与居民进行有效的沟通、居民的意见和建议能得不到重视、居民的利益得不到保障、整个过程难以做到公开透明都是阻碍居民积极投入社区参与的难题。
  3.经济参与为主
  从居民参与生态旅游的领域来看,当地居民显著的经济参与被视为保护区旅游的一个重特征4,其也是我国生态旅游区居民的主参与形式3。
  由于生态旅游区带来了包括供旅游服务、供餐饮住宿、售卖纪念品等在内的一系列经济活动的介入机会,而当地社区居民由于具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往往会主动的参与到这一系列将会带来可观经济收入的活动中。
  而我国生态旅游区居民在政治参与(当地居民参与到生态旅游社区乃至景区发展的建议和决策过程中)、社会参与(社区居民共同努力营造和谐良好的社会环境)等领域的社区参与则仍处在起步阶段。
  三、有效的社区参与
  1.新公共服务理论为有效的社区参与供了理论支持
  新公共服务理论是以美国著名公共管理学家罗伯特·丹哈特为代表的一批公共管理学者基于新公共管理理论的反思。新公共服务理论认为,公共管理者在其管理公共组织和执行公共政策时应集中于承担为公民服务和向公民“放权”的职责,他们的工作重点既不应该是为政府航船掌舵,也不应该是为其划桨,而应该是建立一些明显具有完善整合力和回应力的公共机构。
  由于生态旅游景区的开发和管理涉及到了环境、社会文化、经济发展模式、基础设施等多方面的冲突,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居民的生活、生产活动都受到了显著的影响。因此如何衡量和分配各种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利益、如何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和并促使各利益相关者理解并承担公共责任就变得尤为重。在这些错综复杂又细致入微的利益关系中找到平衡点和公共利益的突破口,贯彻“放权”思想则十分关键。在这一过程中,政府部门及景区管理者应当供一个自由平等的讨论平台,并通过一系列制度来保障这一平台始终自由平等,其产生的解决方案符合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并确保公共利益处于主导地位。
  2.生态旅游需有效的社区参与作为内在推动
  从生态旅游的定义中不难发现,生态旅游强调游客、环境与当地社区之间的良性互动。有效的社区参与在升社区居民经济和文化水平、升游客体验、保护当地生态环境和原生态文化等方面都起着强大的促进推动作用。
  首先,当地社区居民通过直接参与涉及旅游活动的各种经济活动,能够直接从中获利,生活条件将得到很大程度的改善。然而仅仅依靠这种自发性强、技术和知识含量低、组织性低的经济活动很难使社区居民的收入保持稳定并使其经济情况得到持续改善。因此需政府或非政府组织针对社区居民的技能知识培训以及对当地经营模式的优化,从而使当地社区更好地更有效的参与到生态旅游景区经济活动中,使得经济情况能够得到持续改善,形成良性循环。

新闻传媒学论文

  3.营造真诚平等的沟通环境
  真诚平等的沟通是有效的社区参与的“源头活水”。在我国,基层社区与公共管理者之间存在着非常大的隔阂,其中很重的原因即是缺乏真诚且平等的沟通。公共管理者不了解居民的需求,居民不了解公共管理者的意图,再加中国社会中“官”与“民”之间天然的不信任作祟,往往会出现消极的揣测和假设,进而导致隔阂和矛盾进一步加深,更加无利于解决问题或推进社区参与。
  真诚是指心态上的平和,即将各自的诉求或疑虑不放大不掩饰的表达出来;而平等是指姿态上的平和,在这样一种沟通环境下每个人无论官职或学识高低,都是有着各自利益诉求或困难苦处的利益主体。只有在这样一种沟通环境下才能使各方更加了解对方,从而发现在推进社区参与时真正的问题在哪,可能的出路在哪,才能避免走入互相揣测内耗的死胡同。
  第三方组织应该充分利用其自身优势承担起营造良好沟通环境的责任,并充分考虑各利益主体的心理特点、文化水平、利益诉求来设计合理的沟通流程。
  4.升公共管理机构的执行力
  社区参与的实现和效果都有赖于公共管理机构的执行力。此前到的素为社区参与供了好的基础和好的方向,那么最终是否能成为真正实现公共利益的有效的社区参与就取决于公共管理机构是否具有良好的执行力。
  执行力包含了实现目标的意愿和实现目标的能力两个方面。前者有赖水利规划论文于公共管理机构对于生态旅游及社区参与有正确和深入的理解;后者则考验了其能否充分调配和整合社区参与实施时所需的资源。
  升当地公共管理机构的执行力,最核心的还是在于加深其对生态旅游中社区参与的认识程度。另外,科学选拔人才、完善人员配置、专业技能培训、建立激励和问责体系措施也有助于执行力的升。
  参考文献
  1姜振华,胡鸿保.社区概念发展的历程J.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2,21(4)121-124.
  2王姝.论有效的社区参与公共管理的视角.D.复旦大学,27.
  3佟敏.基于社区参与的我国生态旅游研究D.东北林业大学.25
  4房艳刚,刘继生.中国自然保护区基于社区的生态旅游发展研究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6(1).
  5佟敏,王文彬,王红姝.浅析生态旅游中社区参与机制的构建J.林业经济.26,12,67-69.
  (作者单位北京林业大学,北京 1)